麻仓夏作品番号及封面

麻仓夏作品番号及封面

夫痢不可妄止,必须因势利导之。盖因邪将出境,惟恐截杀去路,故作威示强,屯住于膀胱耳。

 治法虽泻火毒,仍须兼化酒毒为妙。 惟肝木既旺,而土又过衰,则木来克土,而土之湿气难安矣。

十剂渴轻,二十剂渴解,三十剂全愈。 三味并用,则大小河渠,无不尽行启泄。

水衰则不能制火,而火易动;火衰则不能利水,而水易留,顾水留宜可以制火矣。然此方但可加减,而不可去留,加减则奏功,去留则寡效也。

盖正气已复,膀胱之气必能气化以分水,何必再利其小便? 肾水生木而发生,邪水克木而发瘅。

越出于阳分,阳气不虚,岂容邪之存住,阴阳并攻,邪见之却走矣。然而湿热之侵,由于肾衰之故,肾不能敌,乃移其湿热于脾,脾又久受湿热之困,不能再藏,乃酿成酒积而作痢矣。

Leave a Reply